西皋嶺土牆海防遺址

2021-09-01 09:29 來源:定海新聞網—今日定海 作者:孫和軍

  西高嶺,是雙橋東方村(陳家和范家)與鹽倉小泉嶴勝建村交界的山嶺,在清康熙《定海縣誌》和光緒《定海廳志》中均稱為西皋嶺。嶺巔有一寺,叫明覺寺,明代稱覺祥院。那裏有一個湮沒在崇山峻嶺中的土牆遺址,土牆殘高0.5~1米不等。據説是歷史上防禦外族侵略的軍事設施。這段土牆,究竟建於何時?1999年版《定海地名志》認為是明嘉慶年間抗倭古城牆遺址。也有人説是清代末期防法軍的,1883年到1885年,發生中法戰爭。雖然定海遠離在南方的主戰場,但因為定海經歷過兩次鴉片戰爭的傷痛,對防務顯得尤為重視。

  當時定海全城進行備戰工作,在各個戰略要衝建起土城、哨卡、炮台、關隘等,而西皋嶺哨卡正是在其中,並且是工程量最大的一個,有“小長城”之稱。據當地老人傳言,當時正是秋收季節,百姓聽説法國兵又要來犯中國,情緒非常激昂,特別是經歷過鴉片戰爭的老年人對侵略軍更是切齒痛恨,説:“寧願放棄割黃稻,先要築牆防強盜。”開工的那天,紫微、鹽倉兩嶴有近千百姓上工地,大家分頭挖土、挑泥、擔石、壘牆,忙而不亂,不到一個月,就把這“小長城”築成了。西皋嶺是因為有這一條古城牆,才有了這般的名氣。

  今天看來,西皋嶺土牆幾乎和山體融為了一體,土牆蜿蜒在西皋嶺的山脊線上,一直綿延到雅嶴嶺,大約三千餘米,其上已經長了不少樹木和柴草。呈梯形,下基寬約兩米。土牆就地取材,由泥土、沙石和石塊混合築成,是一種簡易的防禦工事。雖然沒有太多人為的破壞和影響,保存還算完整,但已經有很多自然風化的痕跡。根據估算,這個土城牆原高度在3米到4米之間,現在部分的殘存高度還能達到2.7米。

  沿着明覺寺北端的西皋嶺古城牆體走,沒幾分鐘便可以見到一塊巨大的如鏡面的石頭,就是遠近聞名的石鏡巖,石鏡巖也是古城牆的組成部分,同紫微尖山、西皋嶺連在一起,是個堪稱歷史遺蹟和民間傳説融於一體的景點。這塊巨大的卵形石塊,周邊奇石嶙峋,就像當年散落在土牆外端的各類兵器。石鏡巖聞名早在明清古志中了,它孤立地“倚”在坡度大於45度的山體上,以一種兀然孑然甚至難以相信為自然的方式豎立着,是神奇是詭異還是巧妙?原東方村村長夏阿鼎説石鏡巖2米厚,5米直徑。幾年來,明覺寺的啓行師父在村裏人的協力下,修整了一條可以直抵石鏡巖的山路。

  清嘉慶年間定海有個文化人叫楊思繩,字亦糾,號鏡山,原住鹽倉,後遷居紫微,曾是經學大師紫微黃式三11歲時的老師,小沙賢達傅夢佔亦為其高弟子。這個人最後卒於衢州開化縣教職任上,當地士民哀之,立祠以祀。坐忘君一直猜想他的號可能來源於石鏡巖。

  土牆為何選擇在西皋嶺?今天的石礁和橋頭施一帶腹地過去為一灘汪洋,民間有“封澤洋”的説法,還有澤潭嶴、澤頭廟等地名,東方村一側是一個浦,船能直接到達西皋嶺下方。這樣一來,西皋嶺在戰略位置上就顯得尤為重要了,是海路通往定海西面的一個必經通道。而在海邊的嶺上築起一道三米多高,三千米長的防禦工事,足夠抵擋外敵的登陸和入侵。

  在舟山,這樣的工事並不只是出現在西皋嶺上,幾乎戰略位置重要的山嶺上都曾築起過防護的城牆,只是現在都已難覓其蹤了,唯有西皋嶺上的這段牆,給後人留下了太多可以解讀的歷史。

  土牆必經的雅嶴嶺是定海西鄉有名的山嶺之一,雙橋石礁與鹽倉兩個街道的分界線,也是定海西鄉至定海城的必經山嶺。雅嶴,原名野嶴,清時有浦稱野嶴浦,常遭海潮衝擊,沖毀農田。清乾隆時秀才黃敏(生卒年不詳,字有功)倡議率眾築“五福塘”和“百歲塘”,墾田千百畝。鄉人感其功德,屢請官府褒獎其為民謀利之功績。此後,村民以為“野嶴”地名太俗,改為“雅嶴”。黃敏也自號“雅翁先生”。雅嶴嶺西北側的鄭家嶴還出過一個叫鄭瑞祥的武將,遠在廣東碣石鎮任總兵,死後歸葬故里。

  無獨有偶,雅嶴嶺清時設有哨門,村民稱城門,由鄉勇把守,兩邊是泥牆城子,中間是2扇哨門,每扇約5米高,哨門兩沿是石頭壘砌。日軍佔據定海時,哨門和泥牆城子基本還在。再後通公路,又隨着公路的多次改造,至今幾乎削平了嶺原有的坡度。但很多人都記得,也看見過多年前靠公路南側山邊的城子一端殘跡尚存。

  雅嶴嶺並非定海城的西門,卻有一座類似城門的哨門。而沿山脊線的那道綿延達3公里的土牆,正好穿過雅嶴嶺。雅嶴嶺關哨也就有了存在的必然和需要。

  雅嶴嶺關哨左邊是烏龜山,右邊是白象山。象尾巴朝現在定海六中方向,象頭朝西南,與虎山相對應。虎山對面也就是鹽倉灞橋,有一座龍山。一龍一虎,據説守護的是義頁河(唐首設翁山縣時的縣城初選址)。他説舟山在漢朝時叫關外,關指鎮海關。所以民間有諺語:“運道尷尬,船泊關外,碰着無賴,討討銅錢,還在年外。”

  民間的説法當然不能取代歷史真相,但還是很有意思和道理的,不宜斥之為無稽之談。

  坐忘君詩云:

  西關之西有西皋,土牆逶迤鎖歐夷。

  野嶴秋浦念雅翁,石鏡一巖問傳奇。

  (2019年9月25日,部分文字參考袁甲文章)

相關閲讀